自留地‖咸鱼一枚,又渣又懒‖
电影爱好者‖国剧杂食‖卤蛋er

【诚台】The truth 30(现代AU,完结篇)

完结撒花!!!!✧*。٩(ˊωˋ*)و✧*。~~

追了这么久,但依然舍不得它结束。小少爷和他阿诚哥的甜【虐】蜜【狗】日常可以再看五百集(*/ω\*)~

总而言之,现在只有一个心愿。

求太太,一定一定一定要出本啊啊啊!钱都不是问题!想要永久珍藏~~~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欢这篇文!(〃'▽'〃) @袁滚滚

袁滚滚:

【诚台】The truth 29(现代AU,人工智能)




完结撒花!


谢谢三个月来大家的不离不弃!


回头看看,明诚哥其实并没有黑化嘛,倒是真心委屈了王教授做反派了


这篇在写到程锦云汪曼春梁仲春他们结婚了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今天的新闻


仙剑留守少年胡歌歌,hhhhhhhhhhhh简直不要太应景XD


祝诚台永远幸福= =你们真是我写的最多篇幅的同人CP了








2328年。


 


历经三十多年的辛勤开垦,G星系和Q星系的生物生存环境已基本营建完毕。其通往太阳系的星际跳跃空间也被人类维持在了安全稳定的维度。不过短短几年,奔赴G星系和Q星系的行程变得相当便捷。


远行飞船开始大量私人化,星际驿站能给享受星际旅行的客人提供完善的服务。人类在宇宙中的活动范围一下扩大了千百万倍。


G星系和Q星系储备了大量的自然资源,充分补给了几近枯竭的地球。与太阳系有差异的是,G星系是一个爆炸星系,它适合人类生活的小行星,有成百上千万个。这些无主的小星球被国际组织标价售卖,成为了私人所有的领地。


 


以G星系和Q星系为基点,宇宙为人类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就如社会科学家所说的——这将是人类历史的新纪元。


 


 


在Q星系和G星系的开发中,很多家族财阀几乎是一夜成名。这些人掌控了新星球的矿脉、资源,拥有私人的星际武装力量,垄断着最前沿的科技,富可敌国。他们在暗中操控着人类社会的运转方向,政治、军事、经济、科技无不涉及。


要说其中最富有代表性的,那肯定要提到明氏财团。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财团自横空出世到现在覆盖三星系的规模,不过只经历了短短两代人。


明氏家族的第一任董事明锐东白手起家,正好赶上人类IT行业的发展浪潮。明锐东算得上IT界的精英,他目光长远,在半个世纪前研究出的电子病毒一举摧毁了十年前地球上大规模暴乱的AI,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他的长女明镜是一位眼光毒辣的投机者,年仅十八岁就接手了明氏财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并且在宇宙经济刚刚兴起的24世纪初,她果断放弃了地球市场,转而把目光投向了一片荒芜的G星系和Q星系,为明氏家族的崛起做了重要铺垫。


而明氏集团的现任董事长明楼也是可以被书写的传奇,他似乎继承了父亲在IT行业的天赋,在十年前的AI暴乱中,他组织研发出了由人类精神力直接控制的机械金刚,并大胆地穿越封锁线把这些装备运送回地球,拖延了人类在与AI的战争中败退时间。此外,他因在G星系开发过程中所做出的贡献被授予了星际爵位。


六年前,明楼与汪氏企业的长女汪曼春联姻,目前明氏集团已有了第三代的继承人。


 


即便是在兄姐的光环下,明家幺子也毫不逊色。


如果你对现阶段人类社会的网络科技领域有所涉猎,你不可能没听说过明台这号人物。他二十二岁从普林斯特大学的电子学专业毕业,二十五岁就取得了七个荣誉博士学位。他改进了他大哥在十年前研发的机械金刚,增加了其稳定和安全性能,如今,被精神力操纵的金属机械已全面取代了AI,成为了人类重要的代行工具。


 


明台和他的研究团队,在不制造智能AI的前提下,研发了众多由精神力操控的电子机械,引发了人们生活方式的变革。


“只要打开电源开关,想着我要烧一壶热水,热水就烧好了!我感觉自己简直像会魔法!”




AI带来的噩梦将永远埋葬于过去,如今的人类似乎又重新掌控了自己的生活。今年二十八岁的明台被星际科技联盟授予了“星际终身成就奖”,他是自这个奖项设立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


 


 


“你到底到哪里去了?颁奖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明镜一边笑脸迎人,应付到场的众多权贵,一边对着手表型通讯器恶狠狠的质问。


“姐,我现在很忙,那奖我不要了啊。我正在路上呢,回头打给你。”


幺弟的声音从通讯器那头传来,杂音很重,明镜怀疑自己听错了。


 


“什么叫这奖你不要了?喂?喂——?!”


 


明镜简直要气炸了。


明台自小就对荣誉奖项不甚在意,这她是知道的。但这可是“星际终身成就奖”啊!全星际五年颁发一届,一届仅一人的重要奖项。是星际科学界的最高荣誉。连明楼三十岁的时候,也只获得了这个奖项的提名而已。现在明台是实实在在把这奖拿到手了,永载史册光宗耀祖的时刻,这孩子居然不来?!


 


“二十八岁了,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他了是不是呀!”


明镜拼命给自己扇风,看上去就快晕厥了。


 


“他去哪儿了?”


明楼问。


要不是因为幺弟的颁奖典礼,他也难得回地球一趟。他的长子明以赐刚刚结束学前教育,最是调皮捣蛋的年纪,此刻正扯着姑妈的裙摆要零食吃。


小男孩珠圆玉润,眼睛特别大,明镜怎么看怎么喜欢,倒是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


 


“我怎么知道他去哪儿呀。信号不好,大概在飞船上呢。”


 


六岁的男孩明镜抱得已经有点吃力了,刚有点发喘,孩子就被一边的汪曼春接了去。


 


“那就是去G星系了。”


明楼道:


“没关系,奖都是虚的,不要就不要了。让他忙自己的去吧。咱们不是也说好了?他健健康康的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


 


明镜嗔了大弟一眼:


“就你惯着他,我看你有了儿子之后呀,弟弟都可以不管了。”


 


“这话曼春得有意见了,她天天嫌我在外头瞎忙,都不顾儿子。”


 


明镜笑了,想了半天,也认可了明楼的话,就拉着汪曼春到一旁叙家常了。


她这把年纪还没找到适宜的对象,明台也不能指望,明家开枝散叶,还是得靠明楼和曼春了。


 


 


明台翻身下了着陆舱。


 


一弦星是G星系千百万个碎行星中的一个。在明台拿到第一笔创业奖金后,他就把这个行星买了下来。行星不大,地表面积统共才七十万平方英尺。因过分接近恒星而被烘烤得满是荒漠,所以价格非常便宜。但是在地表之下,这颗行星有充足的淡水资源和荧光矿脉,氧气占空气比例的30%,重力是地球的2/3。微生物充足,有循环良好的生态系统,这里是明台的秘密基地。


 


明台丢开了氧气头罩,没来得及回住宅就钻进他自己搭建的实验室。在经历了指纹、虹膜、声音的三重验证后,开启了实验室的大门。


24世纪人类的平均寿命在130岁左右,但这时候的明台也已褪去了少年的青涩。他身形偏瘦,因为长期的伏案研究有一点驼背,也有了如刀刻一般的成熟轮廓。28岁的男子依旧眉清目秀,笑起来还是带着一点腼腆的味道。


 


这十年来,他四处收集数据,把他父亲留下的资料翻来覆去地研究了个透,他请教了IT领域的所有权威,召集了世间最出色的研究团队,依然没办法借由那个中枢芯片完全复活明诚。


他不敢冒险,他怕创造出一个只有明诚的样貌,却没有明诚心性的怪物。他尝试了很多方法,为此甚至无心插柳地缔造了“星际终身成就奖”。


 


明台看着实验室中央巨大的营养舱。


 


营养舱中,是已经完全具备了明诚外形的AI。今年年初,明台终于下定决心将修复完成的中枢芯片装进了AI的身躯。然而,不管他如何努力,排查了各种原因,AI都一直无法被唤醒。


 


“今天我从地球带来了最老式的那种合金电路芯板,就是半个世纪前贵婉在你身上用的那种。”


明台跨坐在靠背椅上,抱着椅背面向明诚,聊天一般自言自语:


“这玩意儿早就淘汰了,翻遍了十二个国家的废品回收站才给我找到了一个能用的。你看看,你就不懂得啥叫与时俱进。”


 


营养舱中的AI没有任何回应。


 


“喂,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明台吸了吸鼻子,他没有看明诚,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这间巨大的实验室:


“十年了,我把你所有的系统都复原了,中枢芯片也好,电路集成也好,连材料都做到了完全一样了。”


 


“阿诚哥,你再不肯醒来,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明台深深呼吸,双手合十,做了一个祈祷的姿势。


然后男孩清洗双手,换上了实验室专用的白色长外套,他启动了一弦星的防御系统,彻底锁闭实验室的所有出入口。


三个小时之后,合金电路芯板被成功移植进AI体内。


 


但是,明诚依然没有醒。


 


 


明台跌坐进实验室的皮椅中,脸上渐渐染上一层灰败。


 


他太累了。


 


十年。


程锦云去年结婚了,梁仲春都有了第二任的妻子。汪曼春嫁给了他的大哥。侄子明以赐今年也已经六岁了。


 


唯有他。


他一刻不停地工作了十年。从拿到了明诚的中枢芯片开始,他的人生目标就只剩下了一个。


 


他相信明诚也是有遗憾的,他的阿诚哥应该也有好多话来不及和他说。


所以,十年的时间里,他牺牲了所有同龄人应有的玩乐时光,背负了对于他这个年龄过分深奥的学识和压力,他这么拼命努力,依然没能换回明诚。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事,不是能够通过努力获得的。


 


让他休息一会吧。


 


明台想。


 


不要绝望。才十年,而他的人生还很长。


他还不到三十岁,他还有近一百年的时间。他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在他离开这个世界前,最后再见阿诚哥一面。


 


 


明台在睡梦中似乎听见哗啦水声。


那水声太响,近在耳侧。


明台想睁眼,但他太困了。三个月内跑遍了地球上的十二个国家,然后马不停蹄地飞往G星系,再加上三个小时高度集中精力的试验,此刻的他根本睁不开眼。


别傻了,他对自己说。实验室里哪儿来的水。


 


 


几分钟后,似乎有人走到他的身边。


 


单薄的实验室制服上加了一层绒毯,强而有力的臂膀将他打横抱起。


明台彻底惊醒了。但却像一瞬间被抽光了力气,根本不敢睁眼。


 


他听到那人的笑声,低沉熟悉而温暖,只一句话便击穿了十年来由寂寞和思念筑起的高墙。




 


“小少爷,”




它说:




“好久不见。”






------------------------------------------Fin·全文完。




这里是总结提问帖

评论
热度(402)

© 吱叨 | Powered by LOFTER